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都市  »  重生之魂 [序~01]» 重生之魂 [序~01]

上一篇:酒后乱来 下一篇:极乐鸳鸯浴

                                (序)   引子:魏巍华丽的大殿拔地而起,整个大殿的地基完美而周正的呈现四方形,高耸的石柱在其四周整齐有序地排列着,上面无一不是刻画着複杂,繁琐的花纹,就像是全副武装的士兵保家卫国,驻守边疆;但是最为令人称奇的却并非这殿外的石柱群,而是这殿内的洞天奇观,原来此殿采用的是楼中楼,屋中屋独特的构造,外部的构造与其内部的装潢彼此独立,并没有统一,若是从殿外来看,此殿高大宽阔,装饰大气恢宏,整体构造奢华绚丽,一派的富贵景象,可若进到了殿内,便又会发现,楼内采用了分割建造,又再将内部的空间化作好几个小空间,屋屋并列,层层递进,无所遗漏,将所有的空间化作数个别致的小院,每个小院又再分成数个小间,加上这殿体又建于湖面之上,空气清新,环境秀雅,当真令人心旷神怡。  此时此刻,在这大殿中心正有二人在此,其中一个从外表上看来约摸是个三十几岁上下的青年,此人鼻梁高挺,一双黑亮深邃的眼眸,犹如黑海中流动飞走的星屑灰常,好不锐利;青年嘴唇略为以一点弧度向上轻轻翘起,眉宇之间赫然透露出一种自信与强势,实在是个一表人才的美男子。  而另一个,则是一名还只有半大的的男孩,男孩儿眉清目秀,唇红齿白,圆脸蛋,高鼻梁,一脑袋乌黑卷曲的头发,俊气却不失可爱,倘若假以时日,也必会是不亚于男人的俊美。  「所有的经过就是这样了!看到我这双眼睛你就该明白我没有骗你了吧!」男孩瞪大了眼,像炫耀似的向身边的男人兴奋的喊道,少年稚嫩的声音柔软而可爱,可那语气中的嚣狂与不羁却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孩童该有的,而最为奇异的是他的眼睛,那双漆黑的眼眸中没有眼白,浑然像是一颗乌黑的宝玉,更有甚者,在那瞳孔的漆黑幽邃深处,似有璀璨星光在闪烁。  男人仔细的端详着男孩的眼睛,原本冷静的表情开始逐渐浮现出了动摇与惊愕,不,应该说那是兴奋的狂热比较妥当,「果真是幽冥天瞳?逆生轮回,时空回溯,灵魂穿越,居然真的能成功吗?呵,真不愧是我想出来的秘法啊!」  突然间,男人像是终于想起了什麽,他一拍脑袋,才缓缓道:「啊……不好意思,都忘记问了,既然你能用这个秘法穿越时间,从未来回来,想必你该是我的亲友之一,那不知你是……」  听得男人如此一问,男孩顿时便面露苦色,他深深地低下头,複尔又再擡起,刚刚张开嘴,却又再紧紧咬住下唇,表情扭曲,像是在进行某种複杂的心理斗争,最后他叹了口气,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一边摇头一边开口道:「我并非是你的哪个亲友,我就是你——魂晓天,不,应该说,魂天帝!!我是从大约50年后的败亡中转生回来的,你自己!」  ……  斗气大陆旧历2731年,这一年在斗气大陆上发生了一件旷古震今的大事:跨别千余年,这片斗气大陆上再次诞生了两位斗帝,他们分别是炎帝萧炎与魂帝魂天帝,并且他们两个在中州的舞台上进行了一场天地亦为之色变的旷世之战,这一场大战持续了数日,最终经过了一番激烈的决斗,萧炎战胜了魂天帝,成为了这片大陆的至强者。  而萧炎的大获全胜,让炎帝之名响彻世界,更是让这一年直接成为了旧历的最后的一年,同时也是拉开了下一个新纪元帷幕的起始的一年,往后的世人尊称其为炎帝元年,与摇身一变,成为大陆最顶级势力的萧族一起,备受世间的推崇。  而另一位斗帝——魂天帝,却得到了完全不同的待遇,这个与炎帝激战,最终败北的男人,这个无所不用其极,机关算尽,无恶不作的男人,他在那场决斗中失去了一切,不单是自己的生命,就连名誉,族人,尊严,一切的一切,都像是过眼云烟一般散去了,世人称他为「恶」的代名词,将他的败亡视为自作自受,理所当然,仅仅只是一日而已,魂天帝一词成了整个斗气大陆的笑柄与反面教材。  正所谓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历史也只会铭记最后的赢家而已,魂天帝落地如此下场,究其根本,实乃源自他的败亡之故,技不如人,当是无话可说也,不过世人所不知道的是:这场大战的结果并不是结束,魂天帝所留下的遗产,超脱了常识的时间,在过去掀起了一阵腥风血雨。  这便是我们现在所要讲述的故事,并非是在这个时候发生的事,所以我们得把时间调转到故事的开始,即是26年前,当初那个举世无双的炎帝还在被称为废物的时候。  ……  微风从耳边轻轻拂过,周围的倩倩草丝也随着微风的旋律如舞者般翩翩起舞,如此场景岂可缺少一个唱者呢?于是森林识时务的歌谣缓缓而起,低沈粘稠,却又恰如其分的与这群小小的舞者,还有轻快的旋律相得益彰,十分动听悦耳。  「真是舒服的风啊!」一名男孩双手抱着后脑勺,侧卧在大树的枝干上,悠然自得的瞇着眼,恍如酩酊大醉的酒鬼,在树上摇来晃去的摆着腿。  「萧夭,臭小子你又偷懒了!」随着这响声的发出,一个刺猬头男子从树林外冒了出来,他一边走来,一边朝男孩的方向指指点点,不知是在念叨着什麽,直到树下站定,只见此人约摸十五岁上下,五官虽然普通,但身材却颇为高大,正是萧族大长老之长孙——萧宁是也。  「赶紧给我回去,家族的测试仪式就要开始了!」  可树上的男孩并不回答他,依旧是悠然自得的摆摆头,将姿势修正一番,腰身一提与背后的树干贴的更近了几分,看上去似乎没有跳下来的打算。  「嘿!臭小子,以为你大哥打不断这树?」萧宁高傲的挺了挺鼻子,接着绕着男孩休憩的大树仔细观察了起来,这颗大树枝叶茂密到足以用树荫将炙热的太阳完全遮蔽,树身的树纹密密麻麻像是着炫耀自己的鼎盛时代,整颗树即使两个成年人合抱也绰绰有余,不过对于已经6段斗之气的萧宁来说,虽然困难,但并非不能一试,于是他擡头看了看树上的懒鬼,又低头看了看面前的大树,慢慢摆起了架势。  只见萧宁扎了一个标準的无可挑剔的马步,左拳五指紧闭并且笔直的张开,臂弯笔直的伸长,令手掌紧紧贴住树干,从那小小的手掌接触的小小的一部分,感受着这颗茂密大树生存的证明,接着右手握紧成拳,右臂向上弯曲,使得拳头正好停留在下巴的位置,正好与笔直的左手平行。  「呼!」空气顺着嘴唇吸入体内,穿过喉咙直达肺部,随着肺内进入新的空气,血液的运作开始加快,肌肉一次次放松又一次次从新拉紧,此刻的萧宁正如一把弓弦弯月的弩箭,蓄势待发,威力十足,酝酿着。  「啊……哈…哈……」见此架势,躺在树上的男孩似乎也明白自己逃不了,他无聊的打起哈欠,伸着懒腰从树上纵身跳起,飞也似得落到地上,「萧宁大哥,不就是偷会懒吗?至于吗?」  名为萧夭的男孩閑庭信步的走到了萧宁的身边,大大地伸了个懒腰,接着才拍了拍萧宁的肩膀道:「不就是要找萧炎的晦气吗?这麽急干什麽,他还能逃了这次测试不成!」  ……  乌坦城三大家族——萧家本家广场。  今日是萧家半年一度测验大典,在今天,萧族中但凡15岁以下而10岁以上的族人都会经过魔石碑,来测试自己的斗气等级,并且每个人历年来的斗气增涨,年岁等都会被记录在案,以做他日分配时的参考之用。  这本该只是一个稀松平常的日子,可三年前起,这个测试大典被赋予了一个特殊的含义。  黑发的少年面无表情,唇角带着一丝放弃似得自嘲,一步一步的向着魔石碑所在的高台进发,虽然他努力装出了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可他紧握着的双拳却出卖了他。  就在少年的周围,人群在汇聚,如同水滴汇聚成溪流,溪流汇集成何川般,一个人群吸收另一个人群,接着无数的人群就向着中间聚拢,一时之间,空旷的广场,便变得人山人海,甚至一步也迈不出去,无论前进后退,都只能缓慢踱步而行。  在这里的人一个也没有开口说话,他们不约而同的屏住呼吸,视线锁定着少年的背影,聚精会神的看着他走向广场的高台,同时也全神贯注的注目着高台的石碑,很快,结果就会出来了,他们一动不动,仿佛心脏也在为了即将来临的消息而惊骇的停止。  「萧炎,斗之力,三段!级别:低级!」测验魔石碑的侧旁,记录数据的是一个中年男子,他看了一眼碑上所显示出来的信息,整个人叹了口气,同情似的摇了摇头,接着才用无可奈何的语气将之公布了出来。  随即,顷刻之间,被压抑到极点的气氛爆发了!  原本安静的人群里不知谁起的头,开始爆发出了一阵又一阵的讪笑声,这些声音带起了厌恶的节奏,于是倒喝彩与辱骂声络绎不绝的响了起来,如雨点一般向高台的少年——萧炎袭击而去,恍如一根根利刺狠狠的扎在他的心低,让这个少年郎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他紧紧的攥着自己的拳头,略微尖锐的指甲深深的刺进了掌心之中,带来了阵阵鉆心的疼痛…  『又是大长老一派的人,这些混球,就这麽想要少族长这个位置吗?』萧炎怒火中烧,整个人气得牙痒痒,他看了看这些人群中率先做出表率的人,无一例外,他们所有人都是萧宁那边的人,并且唯独差了……  「下一个测试人——萧夭!」  随着记录的中年男人的声音,一个白发苍苍的男孩从人群里走了出来,他身穿黑色的宽大风衣,脖颈上围着相当长的红色围巾,几乎可以缠到他的腰部,粗布制成的湛蓝色长身麻衣浑然一体,坚毅而周正的五官让他看上去更为年长,厚实的肌肉也充分经历了严酷的锻炼,锐利的眼神让他宛如鹰隼般锐利,可以这麽说,即使个人的审美观有相当的不同,但这个男孩的气质也绝对足够大多数人称他为帅哥。  萧夭踏着轻快的步伐,脸上洋溢着温和的微笑,径直的向着高台走去,并且还不时向周围的人群和颜悦色的打着招呼,与人群有说有笑,而看热闹的人群也自觉为他们分开了一条道路,萧夭就如同一把利剑,硬生生劈开了汹涌的人潮,足见他的地位在这萧族中是相当之高。  不消片刻,萧夭在人群的簇拥之中走上了高台,可他刚一上高台便楞住了,因为上一个测试者——萧炎却仍旧呆立在一旁,怔怔的看着萧夭,那视线仿佛着了魔一样。  见状萧夭尴尬的笑了笑,除此之外却也不做其它反应,他既不打算与萧炎对话,更加没有提醒他的意思,只是安安静静地走到黑石碑前,将手掌盖了上去。  「萧夭,斗之力,九段,级别:高级!」  很快,石碑便浮现了结果,而记录人也是老老实实的把这个消息大声地念了出来,只不过相比萧炎的那时,他的声音里明显充满的喜悦与赞赏。  而这则消息一出,不出意外的,全场立即便是一阵欢呼雀跃的鼓掌之声,人群也开始欢歌载舞,为萧夭叫好。  唯独萧炎在高台上看得不是个滋味,他咬牙看着这些叫好的人群,当然,他并非是嫉妒萧夭的天赋或者人气,更加不是厌恶这些三年前以同样的方式对自己溜须拍马的族人,毕竟两世为人,萧炎虽然有傲骨,但他并没有傲慢,那为何又要露出这般不快的模样呢?这不过是因为他的心里明白得很,这些人虽然此刻一派欢腾景象,但很快,对他刁难就要来了。  「餵!台上那个不知所谓的少族长,看看你,再看看人家萧夭,你这肆无论能力,还是人品都差了人家一大截,而且你现在还已经是废人一个了,你究竟有什麽资格来当这个少族长啊!?三段斗之力的少族长,传出去岂不把萧家的脸面都丢尽了,我们还要不要再乌坦城混了啊!」  不知是谁最先发出的质疑,但这项质疑迅速成为了绝对的肯定,人群也络绎不绝地传出了相同的疑问,他们开始把愤怒的矛头指向了萧炎,纷纷开始指责他的不知所谓,恶意就像潮流一般覆盖了整个世界。  「呜,我……」  是的,这就是萧炎最为厌恶与畏惧的:测试大典之于他,不再只是一个被人当做笑话,被人群嘲讽一下就算完了的,那般简单的场合了。  近年来,这大典已成为了萧族中权利斗争的核心,对自己父亲早已不服的大长老,利用这异军突起的萧夭,一点一点的向他们施加着压力,以黄钟毁弃,瓦釜雷鸣的理由,逼迫他们让出少族长,乃至族长的位置。  人群的吵闹声愈演愈烈,明明是居高临下的萧炎,却被这些讥笑之语嘲弄的擡不起头了,毕竟现在的他,的确只有三段斗之力这种废物级别的能力罢了,就算是想反驳,也根本不知道该从哪里反起。  但是就在这个时刻,人群却忽然安静了下来,所有的视线猛然转移,顺着众人的视线望去,一位身着紫色衣裙的少女竟如飞燕一般跃上了高台,并且正淡雅的站立在萧炎的身侧,平静的稚嫩俏脸,并未因为众人的注目而改变分毫,而那双清澈的如流水般通透的美目,正温柔而宠溺的看着萧炎。  「熏儿!你……」见到身旁的女孩,萧炎虽然有些意外,却又不多做表露,他轻轻后退一步,露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似乎是想示意他没有关系,可女孩却先他一步,读出了他心中的顾虑与想法。  「没事的,萧炎哥哥,你什麽也不用说,接下来的就交给我吧!」名为萧薰儿的女孩柔声道,说罢便给了萧炎一个安心的笑容,转身面对另一个不速之客去了。  清冷淡然的气质,宛如清莲般濯而不妖,少女举手投足间俱都透露出一股优雅而凛然的态度,再看这少女娇容,当真是冰肌玉骨,雾鬓云鬟,生得当真是蕓蕓众生赞啊!小小年纪,却已出落得动人心弦,若再过几年,又该是如何倾国倾城呢?可以毫不客气的这麽说,任何正常男人,只消看过熏儿一眼,立即会被她勾去所有视线,更遑论是被她正面看着了。  台下的人群开始立即以另一种形式骚动了起来,没有人有功夫再去刁难萧炎,他们中不少与熏儿适龄的男子都像是被迷了眼般,一个二个几乎望眼欲穿的盯着她,癡迷与贪婪充满了他们的眼睛,甚至有人就连口水都快流了出来,这其中就包括了这次造反的头头——萧宁。  「萧夭!你测试完了吗?!该轮到我了吧!能烦请你下台了吗?」熏儿依旧优雅的微笑着,只是她的笑容却与面对萧炎时有着明显的不同,她笑得凝重又压抑,是所谓皮笑肉不笑的,单纯只是牵动面部肌肉做出来的表情。  面对质问,萧夭像是早已料想到了如此情况一般,他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的队友现在都是一副什麽鸟样子,因而他无所谓的摊了摊手,竖起嘴角,歪头示好,无言的露出了十分随意的表情,屹然是完全不打算与少女争辩,就像是刻意巴结这个强势的少女一样,他老老实实转过头,直直地就跳下了高台。  直到萧夭一直消失在了人海之中,萧薰儿那如临大敌一般的严肃气氛才终于消去,她再度恢複了自己那淡雅优美的迷人笑容,沖着记录的中年男子微微一笑,莲步微移,轻巧的跳到了魔石碑之前,小手一伸,那镶着黑金丝的紫袖自然垂落,露出了白雪一般洁白无瑕的皓腕,然后才轻触着石碑。  「斗之气:九段!级别:高级!」石碑之上的字体彻底镇住了起哄的人群,全场陷入了一片寂静,谁也不敢率先发话,生自己怕圈进一场麻烦的派阀斗争里。  他们都很明白,大长老一派之所以敢如此肆无忌禅的欺压族长一家,完全是因为他们这边有一个天赋超卓的萧夭,加上萧炎又是那副根本过不去成人礼的模样,虽然现在尚且不好说,可十年后,二十年后,这萧夭与萧炎都长大了,族里谁说了算可就真是板上钉钉的了,妥妥的萧夭没跑啊!  但萧薰儿的存在却打破这个平衡,萧家谁不知道萧薰儿对萧炎那是死心塌地,夫唱妇随啊!这姑娘的天赋全然不在萧夭之下,要是将来萧薰儿真嫁给了萧炎,凭她的才能完全有可能夫凭妻贵,那这将来……恐怕还真不好说啊!  想及此处,谁也不再提起改朝换代的事,纵然人群里仍不时有所谓『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之类的充满妒忌的发言,但看萧薰儿依旧是甜甜蜜蜜的与萧炎腻在一起,便可知道,这些话她全然没有听进去了。  而不知是不是萧薰儿吸引了太多的目光,竟没有一人注意到:才刚刚下台不到3分钟的萧夭,竟完全消失了蹤影。  ……  「这种白癡一样的事情我还得干到什麽时候啊!?」白发的男孩愤怒的叫喊着,他所在之处是萧家坊市的边缘,这里被複杂的小巷包围了起来,大白天里也显得昏暗异常,尤其四周了无人烟,更显得极为静谧。  不过,这要除了此刻正在发飙的男孩之外。  「他妈的,我到底是为了什麽才屈尊降贵来当你萧宁的小弟的啊!帮了你两年了,你个弱智居然还拉不下萧炎一个三段斗之气的废物!」原来今日之事不止一次了,而且不单是萧宁一个,他身边这群烂兄烂弟都对萧薰儿甚为钟意,每每只要她一出场,不管局势多好,大长老一派的这帮主力小年轻便立刻被带偏了节奏,所有计划都付之脑后,导致一点进展也没有。  「一个女人,还是一个根本摸不到的女人,舔狗一无所有这种简单的道理都他奶奶的不知道吗?啊!啊!」像是忍无可忍般,萧夭一拳打在了面前的墻壁上,他似乎是把这墻当做了萧宁的面门竟使出了全力一拳,登时便打穿了这厚实的砖块。  「呼……哈啊……冷静,冷静下来,这不是什麽大问题!不要在意,不要在意,我得冷静一点。」  不知是不是终于发泄过瘾了,白发男孩——萧夭似乎开始平静了下来,他一语不发,同时把手伸向了自己的口袋,跟着从那灰尘扑扑的口袋中取出了一枚黝黑的铁块,接着一阵微光闪过,周围的空气顿然发生了改变,就像是进入了一个异界一般,萧夭周围这狭小的空间,从现实中割裂了出去。  而这光亮同时也照亮了那黝黑的铁块,那是一枚做工精致的戒指,在那戒指中央,赫然写着一个豆大的【魂】字。  「餵!魂天帝吗?」萧夭,啊不,此处应该将他称为魂夭会更加恰当,这个自八年前潜入萧家的卧底,一如既往的,向另一个自己汇报着当下的情况,「老样子,这段通讯是我的录像,看到之后在三日内回複我!」  魂夭深深地吸了口气,在确认魂导石开始记录之后,他才接着慢慢说道:「我们当初制定的所有计划全部不凑效,古熏儿这关实在太难过了,不可能在不惊动她的情况下直接收拾掉萧炎的,包括我们后备的间接手段也全部收效甚微!我认为是时候放弃在萧家的行动了,你也是我的话,应该明白的吧!考虑我族的现状,这只是浪费时间而已。」  语毕,魂夭收起了铁环,那隔离空间的结界也随之消失,他像是终于轻松了下来,身子一摊,席地而坐,竟是沈沈的睡了过去。  ……  大约五十年前吧!  魂族出了一件天大的大事,原本膝下一直无子的族长——魂天帝在某日,竟突然带回了一个半大的私生子,并且这个孩子来到魂族后不久,族长便给他施加了休眠秘法,冷冻了他的躯体,个中原因亦是无人知晓,同时魂天帝还对这个孩子的来历讳莫如深,不单是族中的护法长老,就连他最为亲密的弟子也是一问三不知,久而久之,族长这个「诡异的私生子」成了魂族最大的机密之一。  直到十年前,魂天帝才终于解除了这个私生子的沈睡禁制,唤醒了这个孩子,而到了这个时候,族中上下才终于知道这个孩子的名字——那是与『天』字的写法极为相近的『夭』字;魂夭,至此,魂族的下任继承人才算是真正出现了。





上一篇:酒后乱来 下一篇:极乐鸳鸯浴

友情链接